湖北优唐健康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糖友大学

肥胖与2型糖尿病的十大热点问题

  热点一:肥胖引发糖尿病发病率增高   我国现有超重和肥胖者共2.8亿人,其中超重者为2.1亿人,肥胖者为6844万人;这表明我国人群不再是低体重指数的瘦小人群,肥胖的高发病率无疑又会为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等慢性病的发病埋下沉重的伏笔。  据2010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最新数据表明,我国糖尿病患病率已经高达9.7%,而糖尿病前期人群已经占到15.5%3。而2型糖尿病的患者中有80%-90%超重或肥胖。今年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表中国2型糖尿病的调查,2型糖尿病的患病率高达11.6%,已超过美国的11.3%,糖尿病前期已达50%。   热点二:肥胖的危害和肥胖糖尿病的风险   2型糖尿病是肥胖时风险最大的健康隐患。肥胖及与之伴随的胰岛素抵抗是2型糖尿病发病的关键因素。一项meta-分析表明,不论在男性还是女性人群中,BMI即体质指数和腰围上升都会显著升高2型糖尿病发病风险。一项对78419名健康女性随访20年的研究发现,BMI每上升5,亚洲女性糖尿病发生的相对风险为2.36(1.83-3.04),高于西班牙裔2.21(1.75-2.79),白人1.96(1.93-2.00)和黑人1.55(1.36-1.77)。   热点三:肥胖、糖尿病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负担   人群超重率和肥胖率的比值与慢性病的医疗费用间存在相关性:当超重肥胖比为3.21时,糖尿病造成的直接经济负担为25.49亿元,而如果不采取相应措施,使得超重肥胖比为1.11时,此项经济负担将上升至43.11亿元。预防控制肥胖比例对减轻糖尿病等慢性病的经济负担意义重大。  美国医学会(AMA)在2013年年会上通过决议,承认肥胖是一种疾病。把肥胖作为一种疾病,积极进行预防和治疗是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公共卫生举措,能把多种慢性病阻断在萌芽状态,真正达到慢性病“关口”前移,这样才能阻止慢性病“井喷”,最终有利于降低医疗费用。   热点四:内脏脂肪性肥胖   以腰围标准诊断的中心性肥胖与胰岛素抵抗存在相关性,亚太地区包括中国人群,在腰围尚无明显超标的情况下,即已出现不同程度的胰岛素抵抗,应在检测腰围的基础上,结合B超、CT、MRI对内脏脂肪面积进行定量,目前日本、韩国、中国等多个亚洲国家将CT或MRI测量内脏脂肪VA100cm2作为诊断标准。腰围定在男性>90cm,女性>85cm作为的诊断中国腹型肥胖标准是合理的。   热点五:肥胖症合并2型糖尿病对治疗提出了挑战   糖胖病于上世纪70年代就已提出,用以强调肥胖与2型糖尿病之间的联系,代表了肥胖2型糖尿病这一特殊患者人群。目前,肥胖2型糖尿病患者往往在早期未能接受合理化治疗,进而引起治疗性体重增加,低血糖等,并最终加快病程进展和药物失效。肥胖2型糖尿病的治疗对目前的诊疗策略提出了挑战:首先,对于肥胖患者需要进行严格的糖尿病筛查,诊断后治疗需要个体化,一方面要降糖以免大血管及微血管并发症的发生,同时又要兼顾体重变化,并且避免与肥胖紧密相关的高血压、冠心病、高血脂、卒中及某些肿瘤的发生。   热点六:生活方式干预   饮食控制和运动锻炼是肥胖糖尿病治疗的基石。2007年LookAHEAD(ActionforHealthinDiabetes)研究表明,对2型糖尿病患者进行严格的生活方式干预后1年患者体重降低了8.6%,而对照组仅仅降低了0.7%,与之对应的是HbA1c水平自基线的变化在两组间具有明显差异。然而,在临床实践中很难实现如此良好的控制,尤其在使用药物降糖后,往往带来体重反弹,使得之前减重带来的降糖和心血管获益也随之消失。所以,从生活方式干预到药物治疗,体重控制需要持之以恒,才能带来持续获益。   热点七:可减轻体重的降糖药物   二甲双胍:二甲双胍的使用剂量,需要根据患者BMI水平加以调整。通常,对于BMI32Kg/m2时,剂量可升至3.0g/d。二甲双胍可与多种降糖药联合,抵消这些药物带来的体重副作用,从而也成为了多种联合治疗的基础用药。  GLP-1受体激动剂:提高葡萄糖诱导的第一时相和第二时相分泌,降低餐后胰高血糖素分泌。在二甲双胍和/或磺脲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中使用GLP-1受体激动剂持续30周后,HbA1c降低达0.8%-1.0%40,41。在一项长期随访的研究中,可降低体重达5.8kg。   热点八:对体重影响中性的降糖药物   DPP-4抑制剂:作为肠促胰岛素类降糖药物,DPP-4抑制剂虽然不象GLP-1受体激动剂一样可以减轻体重,但却可以在不增加体重的前提下改善血糖控制。可以与其他药物联用。  -糖苷酶抑制剂:通过抑制碳水化合物在小肠上部的吸收而达到降低餐后血糖,进而影响空腹血糖的效果。其在降糖同时,不影响体重,是肥胖2型糖尿病患者单用和联合治疗的选择之一。阿卡波糖300mg/日有减轻体重作用。   热点九:会增加体重的降糖药物   胰岛素促泌剂:磺脲类和格列奈类胰岛素促泌剂通过促进胰岛素分泌达到降糖效果。这一作用机制也是容易造成高胰岛素血症。促泌剂尤其磺脲类往往造成体重增加,格列奈类增体重作用略少于磺脲类。  TZD:通过胰岛素增敏作用发挥降糖疗效。TZD可能通过多种途径导致体重增加。ADOPT研究中,罗格列酮治疗5年患者体重增加了4.8kg。吡格列酮同样会增加体重。  胰岛素:体重增加是胰岛素治疗中不可避免的问题。那么如何尽量减少胰岛素治疗中的体重增加呢?这从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胰岛素的种类及剂量控制。新型的胰岛素类似物在控制体重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   热点十:肥胖糖尿病的手术治疗  外科手术治疗后可以使80%的肥胖症合并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胰岛素、糖化血红蛋白长期处于正常水平,恢复患者胰岛素敏感性,减少有害的脂肪因子分泌,改善胰岛功能,术后肥胖症合并2型糖尿病的死亡率风险明显下降。  对于手术治疗肥胖2型糖尿病的适应症,目前认为药物疗效不佳、病程较短、BMI大于或等于32kg/m2的2型糖尿病患者,才考虑进行手术治疗。  手术术式目前主要有三种,分别为限制型,如可调节胃束带术(LAGB);吸收不良型,如胆胰分流术(BPD)及联合型,如GBP,术式的选择要患者自身情况和手术目的做综合评价。

瘦人为什么也会得糖尿病?

 “胖子容易得糖尿病”,这个想必大家都知道。但如今在临床上,体质指数(缩写为BMI,计算方法为体重(千克)÷身高(米)2,正常范围为18-23.9)不是很高甚至是正常的人群患上糖尿病或出现胰岛功能异常、糖耐量异常的情况也越来越多。虽然肥胖是糖尿病的危险因素,但瘦子也不代表就进了“保险箱”.   “瘦糖友”的出现有多种原因。首先,中国人的确“不经胖”,同样的体质指数,欧美人脂肪更多积聚在皮下,血糖保持在正常水平;而中国人却是肚子上一团肉,向心性肥胖较多(男性腰围在90厘米以上或女性腰围在85厘米以上者),血糖升高。其次,受遗传因素的影响,一些“瘦糖友”胰岛可能更容易出现问题;有些女性在育龄期患上多囊卵巢综合征,体重上可能没有突出改变,但已出现胰岛素抵抗现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患糖尿病的风险。再者,有些“隐性肥胖”人群,他们的体质指数正常,但内脏脂肪含量却过高,也没有引起相应的重视。   建议体质指数在正常范围,但有向心性肥胖或年龄大于45岁或一级亲属中有2型糖尿病患者,女性有巨大儿生产史的,要定期监测血糖,及早发现血糖异常情况。“瘦糖友”在治疗过程中可以适当放宽热量的摄入,但具体饮食仍应按照营养治疗黄金法则安排。可以用体重作为衡量热能是否合适的标准。同时还需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要分清目前的体重是保持稳定还是仍持续下降,因为长期血糖控制不良或其他消耗性疾病如结核病、贫血等都会导致体重下降。二是咨询医生,了解您的治疗药物是否合适。三是否有其他器质性疾病。

糖友营养素:补哪些和该怎么补?

常有糖尿病患者问道:“我是否需要补充维生素和其他营养元素呢?该补充哪些营养素?”面对这些问题,人们往往莫衷一是。如何加深对维生素、微量元素或其他营养补充品的认识,从而有利于根据自身情况,在专业医师的指导下合理选择营养补充品?且听专家来给你说个大概。    我们知道,人体每天都需要摄入一定量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假如某种营养素长期缺乏,便可能导致疾病。很早以前人们并不知道这些病是由于人体缺乏维生素或微量元素引起的,拿糙皮病来说,这种病以往多出现于以玉米为食的地区,病情可因日光照射而发作或加重,因此患者往往只在夜间出门活动,白天足不出户。这一特征为糙皮病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早先西方国家的人们甚至将糙皮病患者与传说中的“吸血鬼”扯上了关系,而直到二十世纪初才搞清楚真正的病因,并证明此病可以通过补充维生素PP(又称烟酸、尼克酸)来治疗和预防。现在我们还知道,大剂量的维生素PP可对血液胆固醇水平产生影响,甚至还能影响到血糖控制。  一般来说,糖尿病患者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的每日推荐摄入量与常人相比没有太大区别。但是糖尿病,特别是难以控制的糖尿病,与营养素的缺乏有很大关联。另外,高血糖能引起多尿,这会造成部分维生素及微量元素的流失,因此糖尿病患者应该比常人更加积极地补充这些营养素。    要补些什么?  维生素C众所周知,严重的维生素C缺乏能引起坏血病,现如今,此病在我国早已难觅踪迹了。然而,维生素C在人体的相对缺乏现象仍很普遍,特别是在糖尿病患者人群中。数项研究表明,糖尿病患者体内维生素C的水平普遍偏低。维生素C是一种抗氧化剂,有研究者认为,每日补充250毫克或500毫克维生素C可以抑制醛糖还原酶的作用,而醛糖还原酶被证实与糖尿病并发症(尤其是周围神经病变)的发生有关,也就是说,补充适量的维生素C即可延缓或改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  需要注意的是,过量维生素C对人体有害,专家推荐的安全有效剂量是每日250~1000毫克。维生素C常见的食物来源有:柑橘类水果、青椒和红椒、西红柿、菠菜和甘蓝。  维生素E维生素E又叫生育酚,属于脂溶性维生素,具有很强的抗氧化能力。维生素E相对而言没有毒性。补充维生素E至少可带来以下方面的好处:延缓细胞老化、保持红细胞完整性、对抗动脉粥样硬化、对抗不孕症等等,因此很多人坚持每天服用。需要注意的是,虽然相对而言极少毒副作用,但服用量过大还是可能引起恶心、胃肠胀气、腹泻和心动过速等不良反应,专家建议合理用量为每日15~800毫克。此外,由于维生素E也有一定的抗凝作用,因此应尽量避免与华法林或阿司匹林合用,或者在使用之前咨询医生。  维生素E常见的食物来源有:菠菜、青豆、红薯、葵花籽、豆芽、杏仁、花生、腰果等。  α硫辛酸α硫辛酸是一种存在于线粒体的类似B族维生素物质,具有抗氧化和清除自由基作用,同时它还参与机体某些重要的生化反应。在德国,硫辛酸早已被用于治疗糖尿病神经病变,在俄罗斯、美国等其他欧美国家,这一作用也得到普遍证实。对于2型糖尿病患者而言,硫辛酸的另一重要作用就是能增加胰岛素敏感性,改善葡萄糖的利用,还能延缓肾脏损害。一般用量为每日一到两次,每次600毫克。  α硫辛酸在体外仅少量存在于马铃薯、菠菜及肉类中,因此若要补充足够的硫辛酸,最好是选择已萃取好的营养补充品。    铬铬是人体必需微量元素之一,在自然界以各种价态存在,以二价、三价、六价最常见。其中六价铬有毒,而对糖尿病患者有益且不易引起毒副作用的主要是三价铬。  有机铬(如吡啶甲酸铬,一种含三价铬的有机化合物)进入人体后可直接被机体利用,吸收利用率高,而无机铬进入人体后,需转化为有机铬才能被机体吸收利用和储存,吸收利用率甚低。人体严重缺铬的情况很少发生,但是研究表明,糖尿病患者,尤其是并发心血管疾病的,体内铬含量明显低于常人。三价铬是葡萄糖耐量因子的主要组成部分,可促进细胞对葡萄糖的利用,促进葡萄糖的氧化磷酸化,促进糖原合成,从而降低血糖。补充吡啶甲酸铬能使糖尿病患者“好”胆固醇水平升高、胰岛素利用度增加、甘油三酯水平和血糖水平降低。  吡啶甲酸铬的合理补充量为每日400微克。制酸剂和碳酸钙会抑制铬的吸收,因此不能与其同时服用。如果糖尿病患者平时已经在服用降糖药或应用胰岛素治疗,为了防止出现低血糖,在开始服用铬剂前最好咨询医生。铬常见的食物来源有:豆角、西兰花、肉类、麦芽等。  γ-亚麻酸γ-亚麻酸(GLA)属于人体必需的不饱和脂肪酸,存在于某些植物(如月见草、琉璃苣等)的种子中。研究表明补充GLA能改善糖尿病患者神经病变。但GLA能影响凝血机制,因此,当需要与阿司匹林、华法林、非甾体抗炎药等药物合用时,须遵医嘱并对凝血功能进行检测。另外,GLA可能使服用氯丙嗪、三氟拉嗪等抗精神障碍药物的患者癫痫发作的风险增加。GLA的合理用量约为每日350~500毫克。

我国糖尿病患者超过1亿 自我血糖监测重中之重

 目前,我国糖尿病患者高达1.14亿,占全球的1/3,意味着全球每3个糖尿病患者中就有1个来自中国。糖尿病已经成为我国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糖尿病是一种终生性的慢性、代谢性疾病。对于接受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患者,必须定期进行血糖监测。空腹血糖水平升高,较高的餐后血糖值,明显的血糖波动,都会增加糖尿病并发症的发病风险。如何通过日常血糖控制避免血糖值的极高值和极低值,并降低由于血糖控制不佳而引起的相关长期并发症的发生,是糖尿病医务人员工作的重点。需要糖尿病患者与医务工作者共同积极参与,培养良好的自我血糖监测(Self-MonitoringBloodGlucose,SMBG)的习惯,真实反馈血糖变化及治疗的实际效果,调整治疗方案,降低总体医疗费用负担。  规范的自我血糖监测(SMBG)是糖尿病管理的关键  美国糖尿病控制与并发症研究(DiabetesControlandComplicationsTrial,DCCT)是一项针对1型糖尿病设计的、迄今为止规模最大、随访时间最长的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DCCT研究始于1983年,1994年DCCT结束后继续对95%受试者的随访研究(EDIC研究)进一步探讨了强化治疗对并发症的长期益处。  DCCT/EDIC研究显示:与常规治疗组(胰岛素注射每日1-2次,每日SMBG,但胰岛素用量不进行每日调整)的患者相比,采取强化治疗(胰岛素注射或胰岛素泵每日≥3次、SMBG每日≥4次、根据血糖监测情况、饮食和运动调整胰岛素用量)的患者,血糖水平长期降低,长期并发症风险显著减少:视网膜病变风险减少76%,蛋白尿风险降低56%,5年临床神经病变风险降低69%,心血管疾病风险降低42%,非致命性心肌梗塞、中风或心血管疾病死亡风险降低57%。  2013年6月,第73届美国糖尿病协会年会(ADA2013)报告了DCCT/EDIC研究的最新结果:证实强化治疗带来长达18年的获益,强化治疗使1型糖尿病患者的糖尿病并发症发生率降低50%。  国际糖尿病联盟(IDF)、美国糖尿病学会(ADA)和英国国家健康和临床医疗研究所(NICE)等机构发布的指南均强调,SMBG是糖尿病综合管理和教育的组成部分,建议所有糖尿病患者都进行SMBG。在胰岛素治疗的患者中应用SMBG能改善代谢控制,并可能减少糖尿病相关终点事件。建议接受胰岛素治疗的患者每天应监测血糖至少3次。  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发布的《中国血糖监测临床应用指南(2011版)》(简称《指南》)明确指出:SMBG是最基本的评价血糖控制水平的手段。一方面,SMBG能反映实时血糖水平,评估餐前和餐后高血糖以及生活事件和降糖药物对血糖的影响,发现低血糖,有助于为患者制定个体化生活方式和优化药物的干预方案,提高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另一方面,SMBG作为糖尿病自我管理的一部分,可帮助糖尿病患者更好了解自身疾病状态,并提供一种积极参与糖尿病管理、按需调整行为及药物干预、及时向医务工作者咨询的手段,从而提高患者的治疗依从性。  《指南》也同时指出,接受胰岛素治疗的患者需要每日至少3次的SMBG;针对接受胰岛素强化治疗(多次胰岛素注射或胰岛素泵治疗,并常规监测血糖)的患者,在治疗开始阶段应每天监测血糖5-7次,涵盖空腹、三餐前后和睡前几个时间节点。  新型血糖监测系统方便患者更好的进行SMBG  然而,许多患者往往由于耗时太长、实施困难等原因疏于血糖监测,从而导致胰岛素剂量使用不当(注射过多或过少胰岛素),血糖水平低于或高于目标范围。一方面,注射过多的胰岛素会发生低血糖,每年,每100名接受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患者中约发生11次严重的低血糖,而约30%的严重低血糖的发生可导致昏迷和癫痫的发作,从而增加患者的治疗成本。另一方面注射过少的胰岛素不能有效控制血糖值,低胰岛素水平可致高糖血症,引起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严重将危及生命。  据统计,超过60%的1型糖尿病患者每天血糖监测少于一次,约1/4的1型糖尿病患者每周血糖监测少于一次。在接受胰岛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中,也仅有32%进行血糖监测。一项针对162名接受胰岛素治疗的患者的调查表明:更少的测量痛苦是鼓励患者按照推荐频率监测血糖的关键因素。  罗氏诊断新型血糖监测系统:罗氏血糖仪/逸动型(Accu-Chek®Mobile)拥有独特的卡带式技术,一卷卡带可进行50次检测,一个针鼓里装有6根采血针,患者无需额外携带单个试纸或采血针,方便血样采集。专利采血技术,仿若无痛。只需0.3μl采血量,5秒(视浓度而定)即可完成单次测量,且自动调码,减少潜在的检测差错。直接链接电脑方便查看血糖报告。与使用试纸的血糖仪相比,罗氏血糖仪/逸动型(Accu-Chek®Mobile)操作简单,仅需4个简单步骤,减少了患者单次检测所需时间,测糖从此简逸无忧。

糖尿病人最易犯的错

 在临床上,很多糖尿病人血糖控制不佳,排除了治疗上的问题,也要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下面是病人常犯的错,希望广大糖友能吸取教训,找到正确的抗糖路。  1.只选贵药。病人常会向医生要求:“一定要给我用最好、最贵的药。”目前糖尿病药物分5—7大类。不同种类的药物适合不同人群。选择用药一般根据病人病情,糖化血红蛋白、胰岛功能、肝肾功能、是否肥胖等多种因素决定。价格高不见得适合你。这就好比一件西装和一条裙子,前者适合男士,后者适合女士;如果反过来,两个人都不好看。  2.死守一种方案。这类病人很听话,非常遵守医生处方。连续几年一直使用一个方案,比如5年前使用胰岛素,至今仍在使用,这是错误的。治疗方案是需要根据病情调整的。好比穿衣服:冬天穿棉袄,夏天穿裙子。医生当时给你的方案是根据当时的情况制定的,不适合一直用,比如,有些病人只需打半年胰岛素,长期使用反而会增加体重,不利血糖控制。  3.家人代劳。很多家属对病人无微不至,代替他来开药,把药片都剥好,一粒粒放在药盒里。而病人倒是长期不与医生接触。这样做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首先,疾病是病人自己的事情,必须要他本人掌握一些糖尿病知识,了解自己的病情,知道自己服的什么药,如何向医生反应病情和沟通等等。由家人代劳,会让病人失去主动性,会被动地被安排。好比一个小孩,你为他提供的条件非常好,但他自己不喜欢学习,成绩也很难提高。  4.只开药不检查。很多病人认为只有开了药才是“看病”,检查越少越好。其实糖尿病人更需要细致的检查,了解并发症的发展,及时调整用药方案。没有细致的检查,治疗就没有方向,只是盲目地服药。  5.抱有悲观态度。很多糖尿病人说:糖尿病反正是治不好的,我就不吃药好了。糖尿病是不能治愈,但可以控制。好比一个猛兽,你不能杀了它,也不能改造它不伤人,但可以把它关起来。只要不放出去,就不会有问题。  6.过分控制饮食。很多糖尿病人认为:糖尿病就是什么都不能吃。这是非常错误的。糖尿病并不能只依靠控制饮食来治疗,我们要求病人控制饮食是指“不该吃的不要吃”,而“该吃的”一定要吃。长期不吃会造成营养不良。至于该怎么吃,要根据个人情况,在医生的指导下吃,这样才能有利血糖控制。

手术治疗糖尿病的利与弊

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糖尿病人口最多的国家,其中至少有20%的患者处于中重度肥胖。2型糖尿病(T2DM)的传统治疗模式主要采用内科疗法,包括控制饮食、加强运动、口服降糖药物以及注射胰岛素等,然而并没有一种方法能满意地控制糖尿病及其并发症进展。近年来,国外的研究者发现最初用于治疗病态肥胖的手术,对改善严重肥胖患者的糖尿病具有显著的效果。随后的多项临床研究证实了手术治疗肥胖T2DM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一、减肥手术的有效性:证据充分  美国公布的一项至今为止最大规模的糖尿病外科治疗荟萃研究对16944名患者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77%的患者在经过胃肠手术后,糖尿病得到完全或部分缓解,即在无药物治疗或药量减少的情况下,血糖各指标维持在正常范围内。此外,手术治疗T2DM还能带来改善血压、血脂,降低心血管疾病发生风险等益处,并能够在收益和费用之间达到较好的平衡,为肥胖T2DM患者和社会减轻经济负担。目前,全球已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使用减重手术,积累了超过20万例的临床经验。2012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2篇研究论文,有强化药物治疗组、袖状胃切除组和胃旁路术组前瞻性对照研究,均为1-2年以上的随访数据,发现:手术治疗组可以使85%的肥胖2型糖尿病患者获得完全缓解,提供的证据非常明确。  国际糖尿病联盟已正式发表声明,承认代谢手术可作为治疗T2DM的方法。与传统治疗方式相比,减重手术不仅能够有效缓解糖尿病,还能减轻体重,从而改善肥胖带来的种种不良后果。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亦已发表专家共识,进一步明确了手术治疗2型糖尿病的地位。临床资料显示手术治疗肥胖T2DM的疗效会随着病程延长而减弱,因而提倡手术治疗较早地用于适合患者,以获得最佳手术效果和预防糖尿病并发症的发生。  二、减肥手术的安全性:令人担忧  但手术治疗T2DM并非适合所有患者,同时还存在一定的手术风险和术后并发症。但是需要重视的是,虽然减重手术死亡风险较一般手术风险低,但仍然存在一定的病死率,术后还有发生肠梗阻、吻合口漏、深静脉血栓等近期并发症,以及发生胆石症、胃轻瘫、营养不良等远期并发症的可能。来自美国代谢和减肥外科手术协会认证的272个减肥手术治疗中心的数据显示,GBP后30d和90d死亡率分别为0.29%和0.35%。这与来自Buchwald's荟萃分析的30d死亡率接近:LAGB为0.1%而GBP为0.5%,与其它一些手术相比,这类手术的死亡率更低。  手术的早期并发症:LAGB的发生率17%,其表现有:外科损伤、胃肠瘘、早期梗阻、深静脉血栓、恶心、呕吐和术区感染。GBP的发生率20%,其表现有小肠瘘、败血症、深静脉血栓/肺栓塞、胃肠道出血、呕吐、早期梗阻、切口感染和横纹肌溶解。  手术的远期并发症:LAGB的发生率44%,其表现有:导管断裂、束带移位或滑脱、胃壁糜烂、食道扩张和连接口感染等。GBP的发生率14%,其表现有:恶心、呕吐、腹痛、吻合口溃疡、切口疝、内疝、胆石症和营养缺乏等。手术的营养及代谢相关并发症:严重的营养不良、脂肪吸收障碍、维生素B12缺乏、铁缺乏、叶酸缺乏、硫胺素缺乏、脂溶性维生素缺乏、钙缺乏、代谢性骨病、胆石症[10]。虽然胃肠减重手术总死亡率低,但是仍具有一定风险、术后存在近期及远期并发症,所以手术适应症的选择仍需慎重。  三、减肥手术的适应症:慎之又慎  适合2型糖尿病手术的患者,第一要年轻,年龄最好小于60岁;第二病程最好较短,不要超过10年;第三必须是非常肥胖的2型糖尿病患者(BMI>32);第四经过充分的内科降糖治疗后仍效果不佳,A1c>7%。因此,采用手术治疗T2DM必须严格把握适应证和禁忌证。今后仍需要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来对各种内外科疗法进行评估和对照,得到更多循证医学的证据,使外科治疗能更好地协同于2型糖尿病的治疗。

糖尿病 吃药吃空你几本存折?---“血糖仪专家”替您的钱包支招

 对很多事业上正较劲的中、青年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体检发现血糖升高更让人沮丧的了。糖尿病给广大患者带来的不仅是身体上的透支,还有银行卡上那庞大的医疗费用。如何合理有效制定血糖管理方案,同时关注广大糖友的经济开销,“血糖仪专家”为您支招:    早诊断,早省钱  糖尿病患者残废和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并发症,并发症也是患者医疗负担的主要来源。因此,及早发现和科学合理治疗,就能在益寿延年的同时节省钱财。由于2型糖尿病患者症状往往不明显,很多患者一发现患病,就查出了并发症,说明病程已经多年了,可见早期诊断的重要。  如何能及早诊断糖尿病呢?糖耐量试验是最标准、最科学、最敏感的诊断方法。这是因为,如果仅仅查空腹血糖,会漏诊相当一部分空腹血糖不高而餐后血糖达到糖尿病诊断标准的患者。另外,糖耐量受损是指餐后2小时血糖处于7.8—11.0毫摩尔/升的糖尿病前期状态,这些人是糖尿病的高危人群。预防2型糖尿病就要从干预糖尿病受损开始。  我们建议,有下列高危因素的人群应监测空腹和餐后血糖,如果能进行糖耐量试验则更好。这些人包括:年龄超过45岁,尤其是脑力劳动者;体重大于正常体重的115%或体质指数≥25者;有糖尿病家族史者;以往有糖耐量异常者;有血脂异常、高血压、大血管病变者;在妊娠妇女中,年龄超过30岁,有妊娠糖尿病史者,曾分娩大婴儿(出生时体重≥4公斤)者,有不能解释的滞产者,使用糖皮质激素、利尿剂等药者,也要查。  运动、饮食调节帮您省药钱  合理饮食和适量运动对所用人来说都是保持健康的举措,对糖尿病患者而言,更是基础的治疗。任何有效的药物,包括胰岛素和口服降糖药,都应该在控制饮食和适当运动的基础上使用。部分患者有可能仅仅通过控制饮食和适量运动就能控制好高血糖,有的糖尿病患者甚至一辈子不用降糖药。  对绝大多数糖尿病患者而言,饮食和运动治疗往往还不足以长期稳定地控制好血糖。随着病程的延长和患者胰岛β细胞功能的逐渐衰竭,越来越多的患者需要药物治疗。国外的研究证实,糖尿病患者被确诊时,胰岛β细胞功能平均已经下降了50%。病史10年以上的糖尿病患者一半以上需要加用或换用胰岛素来控制血糖。但是,不论口服降糖药还是注射胰岛素,都不能忽略饮食控制和运动。  饮食不节制的后果非常严重,往往导致药用得越来越多,加快胰岛β细胞的衰竭,最后需要大剂量的胰岛素来控制高血糖。而定时定量运动的患者,往往需要更少的口服降糖药和更小剂量的胰岛素就能控制好血糖。所以,饮食控制和适当运动是基础的治疗手段,又是减少医疗费用的有效措施。  降低血糖检测成本  曾几何时,由于国内市场上进口血糖仪的价格昂贵、测试所需耗材(试条)的费用高,成为了制约国内血糖仪普及的间接因素。血糖产生波动,病情出现反复,糖友一边需要加大自测血糖的频率,一边关于测试成本就实实在在的摆在面前了,如果按照医嘱进行日常自测,血糖试纸的开销着实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因此选择一款性价比高,试条价格低,且容易购买的血糖仪至关重要。如果有一种性能稳定可靠、使用方便、价格低廉特别是提供免费赠送服务的国产血糖仪替代进口产品,必将推进血糖仪在糖尿病患者中的普及,进而提高糖尿病患者的血糖监测水平和生活质量,并可降低诊治费用,节约医疗资源。

保健品托儿大揭老底

 中国人自古有吃“补品”的传统,近年又吃保健品成风。一些不法商人利用监管漏洞,随意夸大疗效,乱掺西药,假冒名贵药……让保健品行业备受争议。要说让众多老百姓为昂贵的虚假保健品纷纷解囊这事,保健品推销员的“努力”功不可没。就在国家《保健食品监督管理条例》即将出台之际,一位入行10年的保健品推销员勇敢地站出来,向《生命时报》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保健品市场那些见不得人的猫腻。  退休后成了“坐堂专家”  60岁的王先生以前是个医生。2002年,退休后的生活有些平淡,于是在朋友的推荐下,王先生开始接触保健品营销,“朋友一开始跟我说是在医药公司当医学顾问,后来才发现原来就是促销员。他们说有医生背景的人在这行挺受欢迎,也不会太累,只要按照老板给的材料去说就行了。”王先生的职位在业内被称为“专家推销员”,他原先的很多同行都在退休后进入了这个行业,做得最久的已经将近20年。  最初,王先生是在一家知名老药店的外包专柜“坐堂”,每天按点儿上下班,身着白大褂,胸前挂着医生高级职称的牌子,在来往消费者的眼中,他俨然是一名在药店工作的大夫。但不同于医院的是,柜台是经销商在药店租下的摊位,他不负责看病,只是讲解保健品相关知识并推销产品。  “一开始推销的是一种宣称治疗癌症的保健品,成分是真的,但肯定没疗效,可宣传语却吹得离谱。”有人来咨询时,王先生会顺着患者的问题,先讲所患癌症的基本常识,然后告诉他们这药能治的就是这种癌,“您这病吃我们的药就对了,专门针对这种癌,而且是纯天然的,没有任何副作用,不像有些药吃完了会有不舒服,您可以放心吃,不少人吃着效果好都回来买……”几番对话下来,治病心切的患者就掏出了钱包。后来王先生从朋友处了解到,这个摊位的老板其实是个司机,根本不懂医,从东北批发了一批保健药后,便在药店租了多个摊位零售。当时给王先生的报酬是每月1200—1500元,另外根据“业绩”再有提成。在这里,王先生做了将近两年,“总共卖过多少记不清,算挺火的,每天都能卖出两三千块钱的药。”  2003年,保健品推销又有了新的形式——当地文化宫每季度都有一次药品和保健品展销。每到这几天,这里几乎成了“行业大集”。圈内的医生会相互通气,分别去给不同的产品当“咨询顾问”。于是每个摊位上都能见到一个讲解推销的“专家”。  把不懂医的包装成专家,把懂医的拔高成教授  入行后,王先生才发现这行的黑暗,“圈里流传着一句话,‘十个劫道的,不如一个卖药的’。劫道是明目张胆的犯罪,而卖药的则是让你心甘情愿地掏出钱来,这行的欺骗性和暴利可想而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这里很多“专家”、“顾问”都没有医学背景,有刚刚中学毕业的待业青年,还有下岗的售货员、工厂的会计等。这些人经过短期培训和包装后,披上白大褂就开始跟病人忽悠。王先生就曾给某公司新招的推销员进行医学方面的培训,“里面都是些没什么文化基础的小青年,因为啥也不懂,所以需要简单地讲讲相关医学知识。”最主要的培训是如何推销产品,关键是教他们学会“挑人”,老人、女性、情绪焦急低落的病人是主攻对象,然后再见机行事套近乎推销。  在第一家药店坐堂时,一个十六七岁的推销员小姑娘让王先生记忆深刻。“她卖的是治疗颈椎病的枕头,‘我不是吓唬,您这颈椎变形已经很严重了,再不想办法治可能就瘫痪了!’她还将枕头说得神乎其神,‘医院肯定让您手术,别听那些,都是骗钱的。您就每天枕着我们的枕头,完全磁石理疗,半个月就有效果,3个月您就得过来谢我!’”  “这行对‘讲师’的包装很重要。没资质、不懂医的人必须说成是专家,一般找岁数较大的中年人,才能撑得住场面。本身是医生的,身份随便拔高,教授、博士生导师是基本头衔,还得称发表过数十篇论文。”另外,从行头上,讲课时要穿正装,颜色要鲜艳,红衬衣黄领带最好。如果是中医,必须穿唐装,说话时慢条斯理、抑扬顿挫。  还有一次,某公司打着军队医院的旗号卖产品,让下面的推销员都穿上假军装,而台上“专家组”的成员包括一个某医院原院长、一个卖菜的和一个假中医。菜农对医学一窍不通,却负责推销治疗糖尿病的产品。其中有个医学上的名词“β细胞”,菜农不认识,就说成B细胞。王先生好心提醒后,菜农讪讪地说:“大夫,我是真不懂。”这名菜农多年来一直活跃在保健品行业,如今说起医学术语已经是张嘴就来。  王先生透露,保健品推销基本上有一个“固定套路”:恐吓—吹嘘—蒙骗—温情。拿糖尿病来说,“你这血糖太高了,多长时间了?糖尿病不可怕,怕的是并发症,好多人都脚烂了、得截肢、失明了、要洗肾,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把人吓住后,就开始吹嘘产品的作用。有的先放个视频,将产品的发明过程讲得十分坎坷,发明人甚至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们的药是祖传秘方,凝结了发明者多年心血,如今给全世界糖尿病患者带来了福音。”接下来,“这药治好的病人太多了,都数不过来,你得按疗程吃,三个月一疗程,半年一个周期。”最后再打温情牌,“健康是自己的,钱是身外之物,您不健康会给家里带来多大痛苦,给儿女带来多大压力?吃了药把问题解决了,家里也就和谐了……”到这里还不算完,“今天买有优惠,买一赠一”。这时候,消费者基本上就被“俘虏”了,有的还觉得占了个大便宜。“业内有个人讲课特别厉害,他的看家本领就是医学常识很少讲,只讲从凄惨到光明的故事,善于渲染气氛,能当场把老人们讲哭了。”  保健品行业利润惊人,但具体高到什么地步却鲜为人知。王先生说,产品经理会经常变换所卖产品,哪个获利多就卖什么。某个经理在产品热卖后得意忘形地说,“我1块钱的东西卖100多,不少老人还觉得划算,觉得越贵的产品质量越好。”行内有个说法,“一个产品能维持3到5年就不错了”。王先生主讲的某产品在北京卖了六七年,衰落后就跑到南京又火了一阵,已经算是奇迹。随着保健品的更新换代,推销手段也要花样翻新,时下最火的莫过于组织老人旅游,旅游不仅免费,还赠送产品。王先生也参加过,就是把人拉到一个地方,先讲课后推销产品。“这样做其实成本很低。只要去的百十来人中有十来个买的,就能赚一大笔。”  朋友上当让我很内疚  进入保健品行业将近十年,王先生推销过的产品涉及心血管病、糖尿病、眼病、肝病、肾病、骨关节病等多种疾病。他见识过“有的医生为了钱,在原本就夸大宣传的基础上变本加厉,吹得天花乱坠。”而他自己“在不知道实情之前,也做过一些错事”,但内心却逐渐冒出了一些念头。  去年身边朋友的经历让王先生十分内疚。这位朋友花了500多元买了一种保健品,让王先生帮忙看看成分。“我一看就知道他上当了,这药吃了不会有害,但仅仅是开胃助消化的中药,磨成了粉装进胶囊。更可笑的是,商家宣称可以通过患者近半年的彩色照片进行诊病。”因为此事,王先生先后多次给当地工商和药监局等部门打电话进行揭发,如今这个品牌已在媒体的曝光下销声匿迹了。从那时起,王先生决心不再当托儿了,而要站到它的对立面去。  身为曾经的圈里人,王先生认为,只要各地药监局、工商、卫生、城管、公安五部门联合严格执法,一定能遏止假保健品的横行。“经销商现在去讲课都会收买当地的官员,买通后当地部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今,王先生还经常出现在各大保健品推销现场,但身份已经变成了冷眼旁观者。他要曝光这个行业的内幕,让消费者擦亮双眼,避免上当,并通过媒体呼吁有关部门切实行动起来,净化这个污浊、扭曲的市场。

友情链接: 百度一下
支付X
请扫描对应二维码进行支付,支付成功后即可
立即注册